注册 登录

心情不错的个人空间 http://blog.qz828.com/?84206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茶润情怀,呷一口岁月悠长

热度 1已有 2336 次阅读2017-10-17 16:43 |个人分类:情感系列|系统分类:情感社会

茶润情怀,呷一口岁月悠长

 

龙南山区,客人来,先泡茶,是历来的礼数。一杯清茶,对坐欢饮,闲聊瓜田李下、天伦之乐,倍感亲切。

                   一、

南乡地处金衢盆地,群山耸叠、竹木苍天,溪水环绕、云雾常润,是产茶的好地方。茶者,南方之嘉禾。北宋蔡宗颜撰《茶谱遗事》:龙游方山阳坡出早茶,味绝胜。”1952年余绍宋编《龙游县志》:龙游南乡多产白毛尖,香高味鲜,销于上海、杭州竹木商人。”

白毛尖取一芽二叶,在清明前后采摘,经杀青、搓揉、初烘、炒干理条、复烘制成后,细如雀舌,芽尖上带着些许白色乳毛。泡开后,挺直显毫,黄绿带润,香高味醇、鲜爽,汤色嫩绿明亮。此茶从前一般野生,手工制作,产量不高。

白毛尖,小时候记得娘装在小锡壶里。有远客来,从小锡壶中抓出一撮“白毛尖”,用甘甜的山泉冲泡出一碗茶水,这时一股柔柔的清香一丝丝地扑鼻而至。浅饮一口,顿觉齿颊留有余香,令人精神一振,心旷神怡。我偷喝过,几十年后想起,依然销魂。

爹是老茶鬼,早也喝,晚也喝,临睡前床头还摆个热水壶和一个“为人民服务”大瓷罐,起夜时喝一杯,美其名曰:喝了不烧心,睡得香。

爹是正话反说,他做豆腐的三更即起。夜里多喝茶,凌晨起夜正好起来干活。不过他是不喝白毛尖,嫌弃茶叶没“露头,喝起来不够味。爱喝谷雨后,叫老茶头的粗茶叶。抓一大把,滚汤的沸水冲入,茶叶浮浮沉沉,一片欢腾,盖上茶杯,万物静息。

做豆腐是体力活,尤其在炎夏,干得满头大汗,口干舌燥时,他端起茶杯,咕咚一大口,沁人心脾,甘之如饴。有时将茶叶含在嘴里嚼嚼,徐徐咽下,仿佛仙丹妙露,顿时疲劳顿消,休息片刻又能生龙活虎般地干起来。

爹在饮食店里是干活好手,供销和饮食是一家。有时就借到供销社帮忙收购毛竹、茶叶,他也买点茶叶沫。虽然是茶叶沫,但却是最鲜嫩的芽碎而成。泡出的茶汤清纯明亮,淡香、有回甘,如是小口缓缓地品味着,那苦涩中带有甘甜,浓郁中含着醇爽的茶香。

娘心情好的时候,会泡一杯,浅茶满酒享受着人间的美好,那一刻她笑得很恬静。夏收时,会煮一大钢精锅的茶叶沫送到田头,拿上用小竹筒做成的“杯子”,一口气喝上一、二杯,解渴还能解暑气,真有一种暖舒快意的喜悦。

 

                  二、

衢州有句农谚:“儿要亲生,田要冬耕。”靠这靠那不如求自己牢靠,我娘深韵其道。等儿女稍大,她就去山里采野茶。山高路陡,虽说采不了多少,但积少成多,一年的待客茶就有了。她曾经一遍遍念叨让我学做布鞋,包粽做粿,长大了不会饿肚皮。可惜我自恃老幺,半毛不学,老了只能唏嘘一番,传统手艺在我这儿断了根,对不起祖宗。

《龙游县志》记载:(民众)“居广谷之府,农务勤,治无隙地,无地不整园。家乡人的勤劳朴实,插秧插到边,种田种到天。层层梯田,与天相接,底下边是整整齐齐的茶树丛,平日里散发着静谧的气息。

从庙下到凉棚的公路边,连绵不绝的小山坡满是茶树。山枣坪、青苗垅、瓦窑岗等诗一样名字,都是附近大队的茶山。后来有人承包,整成了时尚的茶博园。清明前十天到谷雨后十天,是采茶的高峰期。每到傍晚,街坊邻居相遇,妇女都会招呼一声:“明天去摘茶叶?”t对方连连说好。

摘茶叶是活络钱,早上摘,晚上结。拿到现钱,自由支配。大人孩子都喜欢,大人贴补家用,小孩子有了零花钱。何况采茶比起其他的农活更有趣味。

天刚蒙蒙亮,隔壁阿朱和阿四相携而行。阿朱年轻,戴了麦秸帽,宽边帽沿上红漆写着“上铁”,另一边画着铁路徽标。阿四年长,戴的是锥性笋壳笠帽,遮风挡雨透气。一人拿了一条蓝粗布做的围裙,兴冲冲地奔向茶山。

没多久,辰光大亮,四面八方的人越来越多,山上热热闹闹。妇女们将半个身子前倾,没入茶丛中,双手上下翻飞,一垄一垄地采。间或嘴不停,和邻居说天动地。春阳暖暖,笼罩四野,欢笑散落在碧树丛中,是一种畅快肆意的气息在流动,好一幅江南美景。

采来的茶叶放在脖子上挂着的围裙里,慢慢地就有了份量,时间一长,腰有了下堕之感,脖子生疼。小孩子长时间,往往受不了这种苦,就偷偷溜了,结伴去茶树丛里采覆盆子或映山红。大人们也特别好脾气,说好的多劳多得,犯不着责怪。

采茶时节,娘口袋里有钱,家里伙食特别好。因为劳作,吃饭特别香,待到扶墙而出,夜已深。昏黄的灯光下,邻居家传来炒青茶的香味。  

多年后,我有次路过茶山,听到有个妇女边采茶边娱乐,放的是《百鸟朝凤》。忽然间就明白,这真是采茶最好的喜气。

 

               三、

又梦见了父亲和母亲。父亲还记得孔庙那杯茶的味道。

先人说:“父母在,不远游。”守着古训,记忆里好像真的没有带父母同游。况且父母生我时都四十多岁,等我成年了,他们都成了踽踽独行的老人。经历过苦日子的人,都是实在人。把钱化在看风景上,估计他们首先想到是浪费。

不过也有例外,记得那年深秋,父母在城里看病,碰上我有闲,就带他们逛街,商店里台阶多,老胳膊老腿走得不利索,况且也怕我化钱,看了几家就索然无味,提出回家。

阳光正好,映照着马路上梧桐树斑驳陆离的影子,煞是好看,照得我满心的温柔。就提议到公园里玩玩,树高阴凉,想不到父母欣然同意。

府山走了一圈,层林尽染,父母对树不陌生,指指点点,倒是添了欢喜不少。出了府山,就是孔庙,我对父亲说:“这是孔老二的家庙。”父亲有点文化,知晓点历史。

入了庙门,银杏叶黄袍加身,仰望它仿佛有帝王之尊。后园的竹林边有孔雀,母亲没文化,看见了,初以为是鸡鸭一类,等到孔雀开屏,才恍然大悟说:“比鸡鸭中看多了。”

池里养了金鱼无数,我买了鱼食,招呼母亲来喂,母亲嘴里说:“我每天都喂鸡鸭,别化那个钱。”脚步却走得飞快,和五岁的灿一块儿扔,吆喝着扔这扔那,那真是隔代亲。

父亲持重,坐在亭子里,乐哈哈地看着。我给他叫了茶、瓜子和西瓜,边逗他:“老爷子,就差一场戏了,不然你今天就是当年的孔老二。”

父亲是个老茶鬼,每天要喝上好几壶茶叶。看见有茶喝,自然高兴,喝上一口,低头问我:“这茶多少钱,我伸了二指头,“二块?”“不,二十块!”“啊,这么贵!”一口茶叶喷出来,父亲真是吓到了,二十块钱在乡下好几斤肉价钿。

“真是杀猪价!”父亲好心疼。“这是孔老二喝的,当然贵!你就享一回福。”

  “啧啧,好茶!”父亲把那一壶茶喝得底朝天,还是意犹未尽道:“这是我喝过最好的茶。”父亲早已羽化登仙,他那天心满意足的笑容我依然记得。

     如今家里架子上放着好几壶各地的茶叶,有时偶尔泡上一壶,欣赏着三片叶尖在沸水中缓缓舒展开来时,我的心里一紧:父亲艰辛一辈子,可惜从未喝过一杯清可洗心的好茶。如今父母早已过世。昨夜他托梦告诉我说:“孔庙那杯茶的味道,他还记得!”

 茶或清淡、或甘甜、或苦涩,一千人喝有一千种的回味。喝茶,有些人喝的是习惯,有些人品的是茶的悠悠意境。茶润情怀,呷一口岁月悠长。当窗外细雨蒙蒙,树影婆娑,鸟语花香,静悄悄的室内,茶叶如一朵朵漂泊的云,落入杯中,腾起青烟袅袅,轻轻地啜,细细地品。苦尽甘来,沁人心脾,辗转出岁月里的故事……


路过

鸡蛋

鲜花

握手

雷人

发表评论 评论 (1 个评论)

回复 心静则万物静 2017-11-7 16:04
浙江惠邦五笔打字法不知为什么突然关闭?他的总部在衢州,我是用户,现在想购买2个惠邦U盘但联系不上,但网上冒充浙江惠邦的不良商家很多,在这里想劳驾诸位此公司的联系方式,或如何才能购买惠邦五行码U盘?谢谢大家指点。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衢州新闻网  

GMT+8, 2017-11-24 08:02

Powered by Discuz! X3.1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