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小手套的个人空间 http://blog.qz828.com/?575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草叶间

热度 7已有 133 次阅读2017-8-16 20:31 |系统分类:文学读书


清清石梁溪,柔柔夏日风。

父亲在溪边垒了一块地,一泓清泉绕过菜畦,汇入溪水。溪边杨柳依依,若干年前,这里没有杨柳,一场大水,带来了几段的柳枝,枝条没在柔软的细沙中,竟然生根发芽了。溪水哗哗,杨柳低垂,随风起舞,有一种高山流水会知音的奥妙。溪水从七里的大山里,一路细水缠绵,汇集,在这里形成平缓的水流。柳条也是上游的山谷里,被洪水冲折而下的吧。水中倒映着春江月的高楼、倒映着吾悦广场的热闹,西区寸土寸金,住在这里的人们都是花了大价钱买房子的。而平凡如柳树,平凡如溪水,却可以不花一分钱,在这美丽锦绣的西区,对歌起舞。在大自然面前,人类永远都是有智慧却不是最强大的。

柳树周围,一群狗尾巴草在演绎风吹草动的美妙情景剧。暮春的大水过后留下的泥土非常肥沃,狗尾草也长得肥壮骄人。溪水波动,微风袭来,他们互相拉手,彼此点头,在风中翩翩起舞,夕阳给他们裹上一层薄薄的光辉,如同一群圣洁的小仙子,在草叶间戏耍,不知名的虫儿在草叶底叽叽喳喳。“唧唧复唧唧,清泉陌上流”,我蹲下身子,看着汩汩清泉汇聚成细细的水流。一丝丝的泉水,钻过草丛,钻出泥土,留下蚯蚓一般的印迹。一段细细的流水,中间铺着几条水草,小鱼小虾在水草间钻来钻去。那小小鱼儿,许是昨夜刚孵化出来,浑身透明,透明得可以看见五脏六腑。幼时,我常常用捞饭的竹笊篱在村中的小河抓这样的小鱼儿,然后养在玻璃罐里。那时候天天乐此不疲的抓小鱼,而今难得闲暇在这清泉中看见这些小鱼,却发现自己离开乡土许久了,眼前的鱼儿仿佛自梦中游来又游去梦中。人生如梦,三十多年的情境,恍如昨日,可望却不可及。而今鱼儿依旧透明,心儿却回不到童年的透亮和纯澈了。

小虾伏在水底,不时撞几下飘动的浮萍,然后换一个地方继续趴伏下来。不久的将来,这片土地就将埋入都市的水泥之下。虾儿不知,以为一切都会继续地老天荒下去。虾儿知道又如何?随水流游入石梁溪,也许逃不脱被大鱼吃掉的命运吧。就如同我的父亲,每天踏着星子出门,又踏着星子回家,累的躺在椅子上就睡着了。这片菜地,他一担担泥土垒起,耕耘了三十年了。也许明天的明天,就被没收了,可是他依旧挑水,锄地,种下白菜,种下萝卜,看着小芽儿钻出泥土,小心地拔去杂草。他不声不响地做着,仿佛这个世界上只要有轻风拂面、只要有石梁溪在潺潺,播下的种子只要会发芽,一切都会是从前的从前那样静谧,那样春华秋实,那样地久天长。

夜归的鸟儿略过天空,在水中划下长长的倒影。觅食的麻雀,一边歪着脑袋看着我,一边跳跃着啄食草籽儿。天凉了,水气开始升腾,露水悄悄爬上草叶、菜叶,爬上我的眼镜,远处的灯火辉煌的高档小区也变得朦胧起来。

风在吹,草在动,我就这样静静地,蹲在草叶间,不说话。


路过

鸡蛋
7

鲜花

握手

雷人

刚表态过的朋友 (7 人)

全部作者的其他最新日志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衢州新闻网  

GMT+8, 2017-10-17 08:23

Powered by Discuz! X3.1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