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小手套的个人空间 http://blog.qz828.com/?575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我会武功

热度 7已有 5484 次阅读2017-3-8 12:42 |个人分类:市井生活|系统分类:生活旅游

我会武功

    

“我会武功。”上中学的第一天,我就对男同桌说。他瞄了我一眼,然后意味深长地说了一句:“我想你应该会的,你看着好像是《水浒传》里走出来的女性。”我是长得“魁梧”,这个词一般用在男的身上,但放在我身上也很贴切,我长得又高又壮,不是“魁梧”是什么呢?不过魁梧的人不一定会武功,我是会武功的。

这得从我祖上说起,我老家在石梁麻蓬,村里人人会武功。据说,当年我的太爷爷,用绑在腰上的汗巾浸透溪水,当做武器,抵挡住隔壁村30多人的围攻,打得他们落花流水。所以我从小就喜欢折一段棕树的枝叶,然后细细撕开叶片,变成武打片中师太的“拂尘”,和隔壁男孩阿三进行打斗,我们还一边打一边模仿电视里的配音“嘭嘭嘭”,真是爽快至极!

当然我的武功不是模仿电视里学来的,而是父亲手把手教的。

父亲教我的第一招是蹲马步。这是基本功,能够稳稳蹲马步之后,无论别人怎么推你,你都能纹丝不动,别人反而会打趔趄,然后你就乘机攻打对方,这叫“以静制动”。我们村的阿武爷爷就是蹲马步的高手,他在山脚切割茅草的时候,一头“狗勇”(我们村对大灰狼的称呼)直扑而下,阿武爷爷临危不惧,蹲着马步,一个侧身,躲过“狗勇”袭击,那畜生毕竟不如人聪明,扑空之后,趴在地上,阿武爷爷立马一把拎起它的尾巴,狠狠一甩,当场让那畜生毙命。“多险啊!”我听得一身泠汗。

7岁以前的每个清晨,母亲起早去城里卖菜,我负责烧早饭。那时候我很贪睡,总想赖床,父亲就用他的大脚拇指从床的那头伸过来,狠狠夹我的胳膊,我至今不知道父亲的脚拇指怎么能够比手拇指拧人还痛。被痛醒的我,从床上跳起来,用钢精锅在煤炉上熬粥。我们家的灶房地上用炭头画了两个圈,我站在圈里,面前的横梁上垂下一个用尿素袋制成的50斤的米袋子,我蹲着马步,同时用拳头打米袋子,还要发出“嘿哈”的声音。米袋很硬,我一直痛恨巨化公司为什么要把尿素袋做得那么牢,害的我手关节上都是老茧,硬硬的尿素袋还没有破。天晓得,这对一个睡意朦胧的小女孩来说,是一个怎样的“噩梦”,但是父亲不管,他在睡梦中也盯着我呢!那时候,我最盼望钢精锅里粥“咕噜咕噜”冒泡的声音,那样我就可以借机去用勺子搅拌粥,暂时离开让我腰酸背痛的“蹲马步”。

练了几年的蹲马步、打米袋之后,我们家造了楼房,父亲特意将一楼的楼梯用水泥浇筑得很结实,而且是直通上二楼,不拐弯的。父亲让我们练习上楼轻功。父亲的愿望是,我和弟弟在若干年后可以直接从一楼跃上二楼,我们麻蓬村的轻功就是这样的。二十多级的楼梯台阶,我们从一级级的单脚跳开始,每天三十个来回。然后两个台阶单脚往上跳,三个台阶单脚往上跳,我由于内力不够,练了许久只能达到三个台阶的境界。弟弟则可以五个台阶单脚跳,他一跃而起,跳上第五个台阶,一楼到二楼有二十个台阶,弟弟只用跳四下就到了!每年的春节,我们家亲戚来拜年,其中一个观赏项目就是看我们姐弟俩单脚跳台阶!

所以读中学的第一天,我上下楼的动作就让同学们都惊呆了!我不是故意炫酷,而是冲向食堂吃饭时不得已暴露了我的“武功”,两脚并用,三五除二,就从三楼到了一楼,大部分同学还在三楼楼梯口看得发呆呢!后来,值周老师找到我,警告再这样就要扣分。

我练了这么多年武功之后,只用了一次。那天,男同桌可能忘记我会武功了,然后我们从吵架到动武,他刚抬起脚准备踢我,我蹲好马步,右手一捞,提着他抬起的那只脚用力一拽,他一个四脚朝天,摔在地上,刚好班主任进来看到了这一幕。然后,我就在校园400米的操场上跑了10圈,班主任语重心长:“女孩子这么粗鲁,男孩子不喜欢的。”从此,我收起武功,绝迹江湖,转战学场、考场。

路过

鸡蛋
6

鲜花

握手

雷人

刚表态过的朋友 (6 人)

全部作者的其他最新日志

发表评论 评论 (2 个评论)

回复 衢江水 2017-3-25 20:50
武功防身不可丢。
回复 秋风 2018-1-3 11:01
厉害,女汉子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衢州新闻网  

GMT+8, 2018-1-23 01:48

Powered by Discuz! X3.1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