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小手套的个人空间 http://blog.qz828.com/?575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磨一方豆腐

热度 5已有 5833 次阅读2017-1-14 10:23 |系统分类:新闻观点| 新娘子, 新生活, 豆腐, 拌饭, 厨房

在我们大洲山里,家家户户都有一爿石磨,由两块圆形的磨石和一个木头架子组成。那石头上可以清晰看见工匠从山里采石头凿出印迹,一道道,整齐而有韵致。透过这印迹,仿佛可以听到石匠的凿石刀在大山深处的石壁下,“叮叮当当”的悦耳敲打声。一副石磨,可以传好几代人,又有人打一爿新石磨了,意味着又一个新家庭组建了,这是喜事呀!旧时的大洲山区,看一户人家会不会过日子,就看着这户人家有没有石磨,石磨用处大啊!山里的物产,离不开它。玉米熟了,要磨碎拌饭吃;番薯挖出来了,要磨浆做番薯粉;豆子收了,要磨豆腐下菜;还有时节里的青粿、炒豆粉、米粉、芝麻粉都要用石磨啊……所以儿子娶媳妇开创新生活,一爿上好的石磨是要准备的。那时候,新娘子结婚下轿后,要先坐一会儿夫家的石磨,石磨暗藏豆腐,豆腐谐音“都富”,意味着带来财运。而老人过世后,棺材从家里离地而起的那一刻,家人会立刻搬上一爿石磨,压在刚才放棺材的地方,然后长媳坐在石磨上开始哭,祈求离世的亡灵千万别带走家里的财运。

婆婆常常做豆腐,家里有一爿上了年纪的石磨。周末我们回家的时候,常常在清晨的似醒非醒中,听到厨房里石磨的“吱呀”声。那时候,家里的大公鸡才叫了两次,晨光还在高高的大山背后藏着,厨房里橘黄的灯光透过我们厢房的板壁,很微弱,却在漆黑的黎明前投下一缕缕的温暖。这豆腐,暖暖的豆腐,是给我们带回城里的。不老不嫩,煎着吃、放汤吃都刚刚好,而且透着一种细腻的豆香,这是超市里豆腐不具备的气质。

我常常通过他们的动作发出的声音,来判断豆腐做到哪一步了。

“咯吱”,石磨启动了!此刻应该是公公推磨、婆婆往磨眼里放豆子。石磨不大,一次放入一小把豆子,浸泡了一夜的豆子饱涨着山泉的清冽和甘甜,膨胀、酥软。豆子是自家种的,山里气候偏冷,豆子长得慢。春天,在群山包围的溪边地里撒下豆种。每次回老家去地里摘青菜,陶渊明“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的意境常被我理解成“采菜溪边上,抬头都是山”。夏天,豆子结荚,毛茸茸。当秋风吹落山间第一片木叶的时候,老人收割下豆子,连带枝叶一起,晒在半山腰的屋廊下,一把把,倒挂在廊前的竹竿上。晴好的秋日,一根小竹竿,轻轻敲打,一颗颗圆滚滚的豆子在地上跳跃。晒干后,就是冬天和来年做豆腐的上好材料了。经历了一年的山风山雨滋润,每一颗豆子都饱满而丰润,在石磨上轻轻一碾,白花花的浆水便从上下磨盘缝的边缘挤出,汇聚在石槽里,哗哗流进石磨下备好的大木盆里

“哗啦”这时候婆婆正将磨好的黄豆浆水,倒入锅里,煮沸,用包袱布沥去豆腐渣,留下豆浆水,然后舀进木桶里。

“哗啦,哗啦,哗啦!”只有三下,这是公公将调好的石膏水倒入煮沸的豆浆中,并用大勺舀起又倒下,这叫冲浆,只能三下,多了豆花就碎了,做不出豆腐,少了,豆花没有散开,也做不出豆腐。盖住桶盖,顷刻,就凝成了豆花,也叫豆腐脑。

点石膏是磨豆腐的核心技术,靠得是一次次摸索出的经验。据说三国时期,一位老先生请教诸葛亮,问一斤豆子能磨多少豆腐,可神机妙算的诸葛先生从未磨过豆腐,他迈着方步,搜肠刮肚也答不上来,只好讨教老先生,老人笑道:“用豆子打豆腐,水多豆腐就嫩,一称就显重,水少豆腐就老,一称就显轻,这叫‘豆打豆腐无定数’”。故事里说的只是豆腐压榨水分与老嫩的关系,其实点石膏更为关键,石膏水放多放少,都会影响豆腐的老嫩。所以点膏要老手,不然,豆腐没打好,寓意兆头不好。而这“三下”,就是公公婆婆摸索出自家做豆腐的秘诀。

 “滴答,滴答……”静置在木桶里的豆花有些成形了,于是舀入木质的方形豆腐盒中,压上盒板,等多余的豆腐水滴去后,揭开盒板,白白嫩嫩的豆腐就扑面而来了!

     此时,大公鸡恰到好处的打鸣,晨光突破重山,在山顶露出一缕灿烂的光芒,沉睡的大山迎来了又一个静谧,如石磨般厚重缓慢却充满诗意的白日。

 

 


路过

鸡蛋
2

鲜花
1

握手

雷人

刚表态过的朋友 (3 人)

全部作者的其他最新日志

发表评论 评论 (2 个评论)

回复 老已 2017-1-18 12:14
不掌握要领,还推不了石磨,
回复 惠泉 2017-1-26 13:48
祝春节快乐吉祥如意!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衢州新闻网  

GMT+8, 2018-1-23 01:44

Powered by Discuz! X3.1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