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奇迹鱼的个人空间 http://blog.qz828.com/?4091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师母

已有 121 次阅读2018-1-5 22:15 |个人分类:凡人琐事|系统分类:情感社会| 师母, 老师, 同学, 祭文

师母

        能够被我从青涩的同学少年时称一声师母到现在的,应该只有这一个了。可是,今天,这一个也不存在了。

       那是我以高分进入杜泽高中的第四个学期,我进了文科班,教地理的舒老师当了我的班主任。我一如既往地被老师们宠爱着,可我始终一如既往地胆怯着,看见每一个老师都尽量绕道走,可是只要不是老师,我还会继续往前走。所以师母来了,她朗朗地对我笑,朗朗地叫我的名字,不带姓的:“XX,你要帮我带一下笑啊,有空到家里嬉”我也会傻傻地冲她笑,小小声地喊“师母”。

       笑是她的二女儿,是我的初中同学,那时又成了高中同学。笑的性格开朗,人如其名。如今想起来应该像师母,可她偏偏和我这个性格内向到有些孤僻的人也说得来。以至到后来,矮个的我强烈要求调到后面和她同桌,就是因为喜欢每天听她开心地说笑。还有一个原因就是因为我实在不喜欢每天坐在第一位被老师们“盯”着的感觉,一位坐后面一点,可以离开老师们的视线。而当时的班主任舒老师却默许了,估计他以为我真的能够帮助到他的女儿吧。

        可是一直到我收到提前批的大学录取通知书,笑的成绩还是平平,后来竟然连个中专都没考上,就出去打工了。这也是我一直以来对舒老师一家内疚的原因之一:我接受了他们一家的诸般好处,可是却不能帮他们最疼爱的女儿考进一所哪怕是差一点的大学……

       我所谓的老师一家对我的好处,除了笑每天给我增添无数生活的趣味,除了舒老师对我有求必应之外,师母的好我尤其难以忘怀。

        我是走出大山的穷孩子,为了省钱,我经常半个月只吃一瓷罐的不见油星的梅干菜,衣服穿来穿去就两件。当时师母就在学校食堂做事,看到我就喊我去她家玩,可我因为实在敬畏老师,实在不敢去。后来师母就让笑拿了她家大女儿穿的旧衣服送我,又时不时地会在我去食堂拿饭的时候拉住我,偷偷给我打点食堂的菜。我很是不好意思,可又觉得却之不恭,最终默默收下。有一件红色的夹克我还蛮喜欢,一直穿,直到手肘那里被我磨出了一个洞,我让老妈补了一下还接着穿。一直到前两年,我回家收拾东西,还看见过那件衣服,估计这两年应该丢掉了。

        笑曾经和我说过她家里的情况,地主家庭出身,作为“地主婆”的奶奶脾气不好,师母受过不少气。可是尽管在家受尽婆婆的气,师母始终把家里弄得井井有条,在外面也是一副天清气朗的模样,实在堪称贤内助。

       后来我上了大学,然后又参加了工作,和笑还一直联系着,知道她去了省城打工,她一直羡慕我能够像她的父亲一样有份稳定的工作。再后来,笑嫁给了她打工的美容院的老板,一下子升级为老板娘,忙了起来。而我后来也因为家庭的变故,情绪低落了好几年,两个人就失去了联系。再后来因为同学会,我们又见面了,笑已经一副雍容华贵的模样,而我平平常常,说话已经不再是当年的样子。然后又去见了退休的老师和师母,笑的那个“地主婆”祖母已经过世,两个老人家还是当年的样子:老师文质彬彬,师母大声说笑着,声音大得仿佛整个老镇都听得见。再后来,兜兜转转,我又调回母校任教,去老街上看看老师和师母就是经常的事情了。而每一次去,听见的都是师母的大嗓门:“XX,坐下喝茶,吃点东西……”每次离开,她也会大声地叫我:“有空就来嬉,吃吃我做的饭菜……”

       可是当我以为生活就是这样子天长地久下去的时候,冬至那一天,我因天气转冷,想打个电话给老师问候一下。可是老师却告诉我,师母那一天早上因突发脑溢血,已经送进重症监护室了。我吓了一跳,可是并不着急,因为在我的感觉里,我所知道的脑溢血的老人大多是很快就治好的。所以我还只管安慰老师不要紧张,师母会好起来的。在人民医院动了手术后,看稳定下来,笑和姐妹又用医疗急救飞机把师母送到了省城医院,说那里条件好一点。住了几天,笑告诉我说师母已经有反应了,我还很高兴,认为只要等着,师母就会平安无事地回到杜泽,还会大声地喊我去她家“嬉”。可昨晚,当我又突然心血来潮地打电话问候老师的时候,老师在电话那头,情绪很是低落地告诉我:“笑的妈已经接回来了……”我终于黯然,看来师母只怕……

       今天上午和另一个也在同一个学校工作的同学赶去老师家的时候,先看见了高高的氧气瓶,然后才看见躺在小床上的师母,无声无息……下午,老师来电:师母已经去世……

       忽然想起那天和笑聊天时笑的担心:如果老妈挺不住,这个家就不像家了。我才意识到,师母对老师一家的重要。确实也是,我每次去他们家,家里辛勤劳作的,还真的是师母。老师呢,平声静气地说话,大多是安安静静坐着,看看报纸,看看电视,最多也不过当当师母的下手,递递东西,端端饭菜,遛遛狗。

        同学忍不住感慨:人生之路,说到头就到头了。热热闹闹的一个人,就这么不见了。我倒安慰她:人生七十古来稀,不短了,只要用心走过,就不算白来,也不觉得可惜了。所以,惟愿逝者安息,生者珍重。

        2018年的第一篇博文,竟是这个,算是对逝者的告慰,也是对自己的警醒吧!愿天堂再没有病痛和忧伤,也愿自己和家人健康平安。

 


路过

鸡蛋

鲜花

握手

雷人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衢州新闻网  

GMT+8, 2018-1-22 16:01

Powered by Discuz! X3.1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