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奇迹鱼的个人空间 http://blog.qz828.com/?4091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天意

已有 1897 次阅读2017-11-27 21:33 |个人分类:胡思乱想|系统分类:杂谈乱弹| 真善美, 生活, 感悟


天意

         由于出生在一个极其偏远的山区,从小又是听着老人们的故事长大,而那些故事里,总会不经意地提醒我,凡事总有“天意”,因此,小时候的我对那些莫名的“天意”满怀敬畏之心。

        老人说,有字的纸片是不能踩踏的,否则眼睛会瞎了。老人又说,粮食是不能浪费的,不然会挨雷劈。老人说,天地君亲师,目无长辈,类同禽兽。老还说,做人不能胡作非为,人在做,天在看,会有报应的……

        所以,那时候的我,是极其胆小的,从来不敢违逆天意,只怕一个不小心,就会被上天惩罚了。那时候不知道什么是信仰,只知道,头顶三尺有神灵。以至于看见佛寺道院土地庙,便顿生畏惧之心,不敢造次,就怕见怪了。

        然而生活兜兜转转,神秘的东西还是神秘,耳闻目睹的事件却似乎不见得有鬼神存在。譬如最近网络上传得沸沸扬扬的刘鑫江歌事件,譬如让教书匠们胆战心惊谢学生不杀之恩的湖南弑师事件,譬如所在小城最好医院里的优秀医生猝死事件,譬如二十几年教龄的自己被上课玩手机游戏的学生破口大骂的事件……

        点点滴滴的生活似乎暗示我,鬼神真的不在,这世界真的只有一种叫做“人”的有智慧的物种存在,天意只是人们臆想出来的东西。

       于是我迷迷糊糊地苟且着,虚张声势一般地寻找着诗和远方。看书,聚会,旗袍秀,每天听从医生的话,管住嘴,迈开腿,每天笑嘻嘻地简单着,也快乐着。

        可是,这一天,天意就那么不经意地出现了,让我惊喜不已。

       说实话,我还是喜欢现在的单位的,尤其喜欢单位里的同事们。这是一班和我一样质朴平常的人们,虽然他们也会时不时地发一些牢骚,但几乎每个普通员工都能尽己所能地工作着,哪怕条件比别人差,待遇也不见得比别人高。而且这些人里的绝大多数对人都是极其温和的,也从来不会在背后去贬低别人或者蜚短流长。而我这个单位里的无车族更是受到差不多整个单位有车族的同事的青眼,每次上下班,只要有人看见了,我就有了上下班的“专车”和“专职司机”。

        这一天,我和往常一样背着背包走出单位的门。一位今年新调入的同事开着小车停在了我的身旁,我嘻嘻一笑,二话不说就坐了进去。谁知道,新同事还真的是直接从快送通道经沈家到南区的,本来刚好可以送我到家门口,可我这天必须要到北区给儿子买本重要的书籍。于是说好就到岔路口把我放下,然后我自己坐公交车进城。

       一路上,我们说说笑笑,说着各自知道的有趣的事情。作为资深“路痴”的我,根本没去想我该在哪个岔路口下车,而新同事对衢北的路况大概也不是很熟悉。于是当新同事把我在一个岔路口放下,我高高兴兴和他挥手告别之后,我发现,我怎么也等不到公交车了!

       我急忙四处张望,看见路旁听着一辆电动三轮车,一个半老的大姐在旁边收拾白菜。我快步走过去问坐公交车的路。大姐很是着急,说我不该在这里等,因为这是新路,去城里的公交车都往老路开的。我又问去老路有没有近道可走。大姐说有是有的,只是要走不少路。她给我指了前面一个方向说,前面直走然后左拐就是近道了。我表示感谢后就径自走开了。

       一会儿,那大姐开着三轮车追上了我,说天都快黑了,让我上她的三轮车,顺便带我一下。我自然千恩万谢地上了车。三轮车“突突突”地把我带到一条水泥路上停了下来,大姐说前面笔直走就是老路了,应该还有车,然后让我下车赶紧走。大姐叮嘱了我小心对面来的车后,她就开了三轮车“突突突”地往另一个方向去了。

       我看看时间,暮色已经降临,但公交车应该还有。便一路边走边看,路边一片田地,长满了荒草。远处就是高楼大厦,小半个夕阳就挂在那些高楼之间,红彤彤的,一会儿就剩下了一道红色的影子。等我走到水泥路的尽头,一座黄色的房子出现在了眼前,隐隐的有我喜欢的檀香的味道,我知道那应该是一座寺庙。走到老路上,转身一看,门是关着的,“圆通寺”三个大字在暮色里清晰可见。抬起头,屋顶上还有一弯清晰的月牙儿。

      我不由得合掌轻轻说了声“谢谢”,而“天意”两个字又浮现在了脑海里。

      很快,车来了。我快步上车,和车子一起驶向暮色里的衢城。


路过

鸡蛋

鲜花

握手

雷人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衢州新闻网  

GMT+8, 2017-12-18 17:03

Powered by Discuz! X3.1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