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奇迹鱼的个人空间 http://blog.qz828.com/?4091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根宫佛国:根之舞,根之悟

已有 56 次阅读2017-9-10 20:45 |个人分类:山水之间|系统分类:生活旅游| 根宫佛国, 感悟, 旅游

根宫佛国:根之舞,根之悟


       又有多久没有坐下来好好记录生活了?在这个热热闹闹的节日之后,或许该让自己静一静了。

       那一天,我们避开了众所周知的开化钱江源,去了附近的九溪龙门。一样清澈的山泉,一样崎岖的山路,我仿佛不是出游,而是回家。既然回家,最自然的表现便是不想挣扎的偷闲偷懒,因为每一口的呼吸里,都是纯粹的新鲜空气,就如同溪涧岩石上的朱红的“知足常乐”勾画的“归”字,汉字的奇妙之处便在此了。而我也以为我找到了一个足以让我静一静的地方了。

      然而,我们并没有避开著名的根宫佛国。

      曾经去过一次的儿子告诉我,没有去过根宫佛国的人应该去一下,应该会有不一样的感受。我不由得窃笑,小屁孩子一个,知道什么。儿子淡淡地说,你去了就知道。

      我去了根宫佛国,果然,我震撼了,然后也淡然了。

      远远望去,只觉富贵逼人。亭台楼阁,雕梁画栋,纷纷因地制宜,山环水绕。我不由得想停下脚步,毕竟这不是我这样子的人能够随便驻足的地方。那显然是属于“朱门酒肉臭”阶层的人的,而我,在那些苦难岁月里,应该是“路有冻死骨”之内的吧。我是很容易自卑的,然而也容易自暴自弃,于是跟着抬脚——既来之则安之。

      可是一旦踏足,我却发现我已经分不清自己是什么了。

      从那道象征着吉祥和成功的“世纪之门”开始,我仿佛就披上了一根舞者的飘带。因为在我的眼前,那道门就是一道翩翩飞舞的飘带——是敦煌飞天画像上的那种——自然而又满含仙灵之气。

      一步一景,我飘飘欲仙。路是任我前行的大道,亭台楼阁是敞开大门的任我驻足的厅堂。小桥流水,田舍人家,曲径通幽,山河盆景,无不精致自然。我在桥上舞动,在水边舞动,在山河里舞动,与逢春的古木共舞,与暗黑的水沉木共舞,与伫立的月老共舞……然后舞进醉根博物馆。

      可是我不由自主地停下了我的舞步,因为我只能做一名欣赏的舞者了。我感觉那灵动的飘带一道道地从一个个古朴的树根上飘起,扬起。于是,根已经不是根,是孔雀,是天外飞仙,是神虎,是武士,是文人,是木石前盟……世间万物都集结于此,纷纷以根的方式,或大或小,或长或短,或高或低,或动或静……他们纷纷呈现出了一个舞者的形象,意态万千却又无声无息。旁边的人指点着告诉我,树根的一个瘤子恐怕便是几百年的时光,而一个树根的背后便是几千年甚至几万年的时光!这是怎样的舞者!

      我轻轻走进“根宫佛国”,之所以轻轻,只因为我已完全不觉得自己身处尘世。我忽然明白景区的那道“门”的根雕的用意了——既入我门,便是飞升,也难怪我会有飞仙飘带在身的感觉啊。眼前的佛像,端庄慈祥,我只能脚步轻轻,甚至连呼吸几乎都要舍弃了。这些还是根雕!

      然后是五百罗汉根雕群,我行尸走肉般穿行于罗汉群中。在这些艺术作品面前,我只能自称行尸走肉,尽管“世纪之门”赋予我的仙带也无法遮掩我的世俗和沉重。我听到了我的脚步带起的尘埃在飞舞,我听到了我的呼吸里有污浊的气息在流动。于是我只能告诉自己,轻一点,再轻一点;慢一点,再慢一点!让尘埃不起,让浊气停息。于是我真的感觉在朦朦胧胧里,有佛的叹息。

       当我终于感受到自己的世俗本相的时候,我又在穿过园子里的一道门。我抬头,此时正好一缕阳光映射在门上。门的正上方,一面是“道行”,一面是“悟禅”,也或许是“行道”和“禅悟”。此门中人,要么是“悟禅”而得“道行”,要么是“行道”亦能“禅悟”,有何不可!

       走出景区,回头再望,我依然不敢相信那里只是一堆树根的集结,也不敢相信那是一名山里木匠的初心。也许真像有人说的,这世界并没有废物,只要你有变废为宝的能力;这世界也并没有什么天才,只要你能始终做好一件事情。

       彻底出得这个著名的“根宫佛国”,我回归了拙嘴笨脑的俗人本相,不再轻盈地舞蹈。但我也似是而非地悟到了一些东西,因此,终究不虚此行。


路过

鸡蛋

鲜花

握手

雷人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衢州新闻网  

GMT+8, 2017-10-17 06:01

Powered by Discuz! X3.1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