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五月艾草的个人空间 http://blog.qz828.com/?376906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夹缝人生

热度 1已有 6309 次阅读2017-6-12 14:22 |个人分类:小说|系统分类:杂谈乱弹| 山地车, 风火轮, 一根筋, 老婆, 国家

夹缝人生

奉生踩着单车回老家喝喜酒。大侄儿考上大学,可喜可贺的事。奉生老婆和女儿都不想去。女儿说和同学约好去爬山的;老婆就不用问了,她以女儿为中心。奉生明白那只是借口。女儿和侄儿同年,成绩一直比侄儿好,侄儿录取的大学比女儿好,女儿觉得没面子。其实女儿的裸分比侄儿高出九分,但侄儿是农村户口,符合国家政策,加了三十分。三十分对于任何一个莘莘学子来说都是雪中送炭。老婆嘀咕说女儿若能加三十分可上浙大了!凭什么呀,就凭那个破本本?奉生想,国家政策也特耐人寻味。自己年轻时国家许多政策都只是针对城镇户口。记得班里有个农村同学成绩一般,曾发疯似得借钱买户口。真是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奉生想不明白,就干脆不去想了。

单车颜色黑白相间或黑白分明。这色调明快、简洁,很符合奉生的性格;可调速,刹车灵,山地车,这名字和奉生家乡很般配。单车花了奉生小半个月工资,小资了点。可奉生没心疼,他说人生苦短,不能总委屈自己。自己就爱骑车这点兴趣。人坐在车上,两个车轱辘转动时,犹如足下生风,有点踩着哪吒的风火轮般,顿生腾云驾雾的快感。人是奇怪的动物,而奉生是一根筋的动物。因此爱上骑行就一发而不可收拾。

回乡之路崎岖不平,正宗的山地路。从县城回老家一趟五十分钟,刚刚微汗,一场有氧运动。路旁山花野草窃窃擦身而过;山间田地农耕之景映入眼帘。奉生不由得忆起年少时在田地里挥汗劳作的场景。心生几许酸涩,但毕竟是回忆,可这回忆多少夹杂了丝丝怅然。祖祖辈辈在这大山里农耕生息,奉生蒙祖上荫庇和自己勤奋苦学,考上大学,跳出农门。想当年父母脸上是何等光彩,自己是何等意气风发!奉生胸怀大志,带着农家子弟的羞涩来到省城高等学府——农大。大学毕业分配到县城最大最吃香的国企做技术员。厂里分配给他十平米的单人宿舍,这是大学生才有的待遇呢!奉生揣着质朴的理想和憧憬,在单位里兢兢业业。心想,好好工作,谈个城里女朋友,结婚生子,做个幸福的城里人……

“嘀嘀嘀”!汽车喇叭声从背后一路急躁地叫来。打断了奉生美好的思绪。没等奉生靠边,一辆白色的现代越野车擦身而过。扬起的飞尘和尾气仿佛是它放了个臭屁。奉生皱皱眉。刚才美好的回忆被污染而瞬间凋谢。

奉生老家这几年发展得突飞猛进。通过招商引资,工厂都办到家门口,当然大部分田地被征用了。政府给被征用者办了养老保险,年龄大的这个月办了手续下个月就开始领养老金。土地征得多的,一家祖孙三代都办了养老金。这是一辈子在泥土里扒拉生活的农民不敢相信的,可它就是事实。有的老人还去厂里打工,比如奉生家对门的老林,在厂里做仓库工。养老金和工资加起来有四千多,业余种种地。他家征用款一下来,儿子就开回一辆小车,停在宽敞明亮的楼房前,小日子一步就直奔小康。村里但凡有点文化和力气的都进了工厂,连大字不识一个的老柴也成了纸箱厂的保洁员。

奉生一边骑车一边感悟社会变化之大。新农村建设和城镇化建设的春风吹遍了农村的山旮旯头。把一辈子面朝黄土背朝天的农民转化为新式农民。奉生想,自己若没跳出农门,如今也正沐浴在惠农政策里。说不定也已拥有乡间别墅,拥有心仪的小车呢!可是自己虽生于斯长于斯,现在也只是这美丽山乡的过客而已。奉生不禁自问:我属于哪里?我这种尴尬的城里人身份,恰如漂泊在城里的一株浮萍。除了一个猪肝色的户口本,偌大的城里没有一片瓦,没有一寸地是属于自己的。是的,七年前,奉生所在的国企经过重组、转卖等一系列的临死挣扎之后宣告破产。奉生工作了十九年零三个月,用一万九千二百五十元人民币一次性了断与企业的关系。奉生自入厂以来只顾低头干活。别的小伙子空闲时去领导家走走,窜窜门;陪领导打打牌,钓钓鱼。岗位换了,工资涨了,房子分到了;而他工作加班,写论文学习,荣誉证书一大叠。到失业时,一家三口扔挤在二十几平米的廉租房里。

四十二岁生日那天,奉生下岗失业。奉生成了社会孤儿。他站在熙熙攮攮的街头,孤独无助,一下子失去人生方向。考公务员已超龄;经商没本钱;做苦力已多年不曾肩扛背驮;找门路没关系;回老家种地,户口老早迁出。奉生觉得自己是生活在社会的夹缝里,阳光普照不到、春风吹拂不到。那段日子奉生不敢回老家,心里夹杂着苦闷和无奈。父母培养自己不容易,到头来连一份工作也没保住。

后来终于应聘到一家私营小企业。工资不高,头衔蛮大:技术总监,监管自己。老板说,我不看文凭,只要会干活即行。奉生想,我就擅长干活,于是欣然接受。

小企业里干着,一家子仍是捉襟见肘。买房子是不敢提及的,房价于奉生那是天文数字;买车是不敢奢想的,那是烧钱的玩意儿。去年,企业发了点奖金,奉生狠狠心买了辆山地车。第一是响应慢城生活的倡导;第二是自己的爱好所致。他老婆骂他不会过日子,败家!有本事去挣大钱买汽车去,让俺娘俩也沾沾光!奉生也觉得愧疚,没让老婆孩子上舒畅的日子。

奉生自从迷上骑车,近的转郊区;远的游邻县,乐此不疲。骑在车上心里莫名地放松,心头万般烦事皆抛去。企业忙,周末有时加班,他就恋上夜骑。有一天晚上他撞上停在路旁的汽车,摔断了一根肋骨,花了一大笔医药费。奉生躺在病床上被老婆数落。奉生心里嘀咕:天也妒我吗?要剥夺我这样低贱的爱好吗?我不该享有一点人生乐趣吗?

奉生没有因此痛改前非。出院后第一件事就是骑上车逛了一圈公园。他老婆知道他是一根筋的,对他没辙了。

奉生刚骑到老家村口的土岗上,赶上扛着锄头回家的老柴。老柴歇下锄头:奉生回来了?你父亲刚挖了些菜给你带回城里去。奉生一只脚垫着地,递了支烟给老柴:老柴叔,你和我父亲一样,闲不住!老柴吐一口烟圈,那烟圈在他额前扭了一下就散了。老柴笑眯眯地说:俺刚下班,到地里转一下。种了畦水白菜,先给它松松土,黄昏点下班来浇点粪水。门前的厂子,田地舍不得荒掉。走,俺也去你弟家喝喜酒哩!奉生一只脚踮地一只脚踩脚踏和老柴并行。老柴歪着头问:奉生,买辆车呗!回家方便点。你看俺村今年添了好多小车哪!奉生望着前方炊烟袅袅的村庄说:柴叔,这你就不懂了,买了小车那是脸上争光;我这骑车是身体健康。老柴呵呵了!奉生也趁机猛蹬了车逃之夭夭。

老母亲见奉生一人,责怪他不把媳妇和孙女儿带回来。奉生笑笑。酒席已摆好,亲朋好友陆陆续续落座。奉生和父母、二叔及堂弟等坐一桌。饭桌上,二叔谈起村里老季家儿子很会赚钱。城里最繁华处买了大三房;老家盖了几百平米的别墅;小汽车好几辆;手下几个人帮他打理生意。奉生听着有如背负针芒,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这季有财比自己小四岁,小时候调皮捣蛋得很。读书时要么考鸭蛋,要么把人打得头破血流,他父亲只好给人送鸡蛋赔礼道歉。季有财就像一匹没笼头的野马,常被老季打。每次老季是边打边说:你看人家奉生斯斯文文又会读书,将来坐办公室的;你呢?大了只有挖泥卜。奉生总不好意思,仿佛是自己会读书而害季有财挨打的。奉生常常是躲避着季有财。后来季有财好不容易混了小学毕业。老季花钱让他去城里农贸市场卖肉练摊。季有财一改以前的天马行空,人变得规矩入条了、懂数了。没几年就做的顺风顺水。娶了媳妇,更是把生意做大做稳了。

二叔呷了一口酒说,人家城里机关单位、学校食堂、许多宾馆饭店的肉货都被他包了。一天出售二十多头猪,净赚一万多块哩。二叔瞧一眼奉生说,现在帮人打工是最没花头!

这时刚好奉生侄儿骏骏来敬酒。他心里最敬的是大伯奉生,便先敬奉生:谢谢大伯平时的照顾!也谢谢大伯在学习上对我的鼓励!奉生连说好好!我们家今年是双喜临门!

二叔见侄孙没有先敬自己,又因为自己家没有一个大学生,不痛快得很。他借着酒意说:这大学生名义好听,其实还不如人家卖猪肉的。你看我们奉生名牌大学生,还不是替人打工?!依我看,奉生若去卖猪肉,城里房子老早买起了。那老季现在走路脚都会打背脊!

奉生如被当头打了一棒,涨红了脸,尴尬无比。侄儿更是不知所措。

奉生父亲筷子一搭,冲他弟弟瞪眼道:你就会瞎嚷嚷,什么都拿钱比,跌到钱眼里过日子好了!这世道变了,除了钱什么都没了。我还不稀罕老季家钱多哩!三代没出过一个读书人呢!奉生打工怎么地?还不是凭他读书学得东西老板才用他?奉生是没碰上好世道,没碰上好领导,也是和我一样太硬扎,不像别人削尖脑袋去钻营。我们老郏家就是要以读书为重。

奉生弟弟过来圆场:喝酒!喝酒!二叔,我敬你!这二叔和别人很会掐,唯独不敢喝兄长作梗。二叔讪讪地端了酒杯找别人喝酒去了。奉生说:爸,好了好了。我二叔说得也是事实。季有财能赚钱也没错,人家书读得少,但人家情商高,擅长做生意。父亲说:我就气不过他涨别人的威风灭自己的志气。按他意思,孩子都不要读书了,国家不要办学校了?全卖猪肉去?

堂弟喝着酒自言自语:读书不赚钱,赚钱不读书。那读书好还是不好呢?

奉生接口说:书还是要读的,猪肉也需人去卖的。读书使人生幸福;赚钱使生活幸福。看你需要什么了!

堂弟说:我是大老粗。这不是一样吗?懵了懵了!

我懂!侄儿骏骏站一旁肯定地说。

好!奉生猛喝一口酒,祝我们家新秀鹏程万里!

傍晚,红红的夕阳把山峦染得织锦似的。奉生骑了车回城。他母亲一个劲地叮嘱他小心,说要不在家住一夜。我清醒着呢!奉生说完一溜烟已骑到村口了。奉生在自家田头停下车。这两块当家田,一块种着萝卜秧、毛豆、小青菜;另一块种着传统的稻谷,黄澄澄的稻穗都谦逊地低着头。两块田本来是被征用掉了,但他父亲坚决不同意,说要留点良田给子孙后代,一块良田换成一辆会放屁的汽车,那是缺德。说好好的青山绿水被征得乌七八糟,说农田是根,粮食是本,根本都出卖了,这还是农村吗?征用方本来就无所谓,换做别人还求着给征用呢!所以一道围墙把奉生父亲的水田挡在厂子的外面,挡住的还有阳光。村里人都说奉生父亲是榆木疙瘩。尽管如此,奉生父亲仍是愿意,愿意坚守他固执的理念。奉生觉得自己太像父亲了,自己年轻时也有机会跳槽,却拒绝了,终身不渝地守着那个破企业。

奉生望着父亲的稻田,思绪万千。远处一辆奔驰疾驰而来,擦身而过。而后又倒回来,从车窗里钻出一颗微胖的脑袋,是季有财

奉生哥,你是回城还是回家?要我捎一程吗?

奉生摆摆手:我到田里转转!

 

20175

                  


路过

鸡蛋
1

鲜花

握手

雷人

刚表态过的朋友 (1 人)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衢州新闻网  

GMT+8, 2018-1-21 04:57

Powered by Discuz! X3.1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