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小白鸭子的个人空间 http://blog.qz828.com/?367871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去方岩背村找回自己

热度 2已有 594 次阅读2017-11-14 14:30 |系统分类:生活旅游

我害怕太闪耀,也担心被遗忘,曾想过如果消失七天,会不会根本没有人发现。这一次,一天的消失,在方岩背村上演。



10月19日,F发给我他在云南酒吧的视频,里面是《斑马斑马》的声音,他说终有一天,会如斑马,浪迹天涯。F似乎从不喝酒,即使在云南这个文艺的地方也一样。我说下次一起去青田吧,在咖啡酒吧一条街喝点,他说好,接下来的几天我们再也没提这件事。



10月24日,Y说想去爬山,这个练着毛笔字开着咖啡店的姑娘,和我一样喜欢着大自然。我说那去青田吧,F也去,到时候在青田县城喝一杯,Y说好。我们当即买下前往青田的车票,三个人的座位还连在一起。



10月28日,我第四次来到青田,却是第一次和她们一起。因为比较丰富的户外经历,对于去哪里、住哪里、怎么玩,她们对我的安排很放心。只是这一趟,有点意外,有些惊慌,却一点也不遗憾。


方岩背是我们的第一站,来到青田自然少不了爬山,山上的风光和山中的村庄,从未使我失望。高铁、公交和汽车后,我们乘坐一个大叔的三轮车继续前往。路上,我们傻傻地对话。

大叔:我只能送你们一段路,再高我的车就上不去了。

我们都说没关系,来这里本就是为了爬山。

大叔:你们不知道,山路很远很难走的。

由于经常独自在有滑坡的山路上走三四个小时,大叔的描述在我眼里就是小case,于是调皮地轻轻地回应:山路我知道。引得Y一阵偷笑。

Y:你们知道封门村吗?

印象中封门村是在河南,没想到大叔接道:喏,封门村就在这后面。

不知道是不是一样的写法,但我肯定此封门定非彼封门,我看看Y,一起偷笑。这个大叔真是憨得可爱,他两手插在裤兜里走路的姿势,潇洒地像风流倜傥的韦小宝。


告别大叔,开始真正的徒步,三个人总有说不完的话和逗不完的乐。一人一根芦苇,或当作领队的旗帜,或扮演手持柳枝的观音,或假装手挽拂尘的灭绝师太,或不经意间的仙人指道,仿佛山的那边出现一道惊艳的风景。



普通的山路确实充满着惊喜,山上露出一道霞光,穿透云层和枝叶,照亮古老的房子。像无意间打开一扇窗,外面原来是这个模样。



走进窗外的世界,我们聊着另一个世界的金拱门,想为肯德基配一个名字,却始终没有满意的答案。一个人的旅行并不单调,三个人的旅行也不显得聒噪。一个人的时候,路边的野花也是我眼中的风景,三个人的时候,你们便成了我镜头里的对焦。



迈着有力的步伐,我们大步向前,没有因山路不安全有一丝丝胆怯。Y将牛仔衣挂在肩上,英姿飒爽。



我以为这里不会有其他人出现,也许只有我们会专程来攀登这座山。我这样想着,前方却走来一对拄着拐杖的老人。白发苍苍,却还是精神奕奕笑容满面。他们说的话,我们只听懂一句,大致是告诉我们那边有座庙。然后我们就唱着“山上有座庙,庙里有个和尚”继续往上走,爷爷奶奶则慢慢地下山。那时候我们并不知道,她们是谁。



不知不觉已走了很远,山下的村庄渐渐渺小,连绵的山峰却愈加显现。每次爬到一定的高度,回头一望,内心总是波澜壮阔,感觉自己又挑战了一座山峰,我属于这里,这里也属于我。



Y显露出霸气的一面,这一迈让人觉得甚是豪情万丈,或许此刻适合高声呐喊。



也许是高处不胜寒,Y穿上先前因出汗脱下的外套。坐在石墩上的她,不在意风是否吹乱了头发,享受着大山赠送的最真挚的“哈达”。



我仍将外套挂在手上,Y偷拍我的这张照片,我一直不知道,我的左手,到底为什么比划。



一路几乎没有信号,又突然出现一条蛇,我不敢过去看,F却很镇定地拍下来。内心渐生不安,月亮已经出来,而村庄在何方?如果没有住处,上山后估计得摸黑下山,F已准备好手电,可乐观的我其实一直抱着希望。



担心蛇的再次出现,F和Y以树枝开路。树枝扫过地面,我想起小时候男孩子们跑来跑去滚铁环。女孩子往往热衷于跳绳和抓石子,可我一直在想,为什么那时的手在水泥地上磨来磨去,却从不害怕受伤?现在的人,洗碗都觉得伤手,是矫情还是生活方式改变下对精致人生的追求?该去村子里走走,追求精致的同时,不能忘了最初的淳朴。



几个小时后,当方岩背村一览无余地展现在面前,我目瞪口呆,零星的破烂房子破灭了我内心的希望。



这栋相对较新的房子也无人居住,这应该是我到过的居民最少的村子。



我们被一棵长满橙黄色果实的树吸引,距离太远,F想爬上去,靠近一点一探究竟。



可能只有在远离城市之外的村庄,在好朋友面前,才能回归自我而不顾及任何形象。



稻谷已被收割,在建的房子里似乎有人,我们过去询问,一个阿姨说这里没有住的地方,但可以问问旁边寺庙里的人,或许他能收留我们。



原以为寺庙里住着和尚,却是个守着寺庙的大叔。他家门口晒着很多柿子,这才意识到那棵树原来是柿子树。



这个心肠好得让人无法拒绝的大叔,知道我们的难处,给我们腾出房间,让我们一起吃饭。简单的一餐饭,却是永远也忘不了的温暖。我们得知路上遇到的老人,是他的爸爸妈妈。这里只有两三户人家,大叔建新房主要是想在家乡扎根。而我们认为这就是未来的农家乐,做设计的F甚至还想将老房子改造成民宿。



在这个没有信号和网络的村庄,饭后不到六点,想起平时的自己,十点多有可能还在公司加班。该怎么度过,这漫长的夜晚?最后决定先去探探明天到山顶看日出的路,恰巧来到另一户人家,看到这样一幅画:一个男人和三只狗,男人正站在门口就着晚霞吃晚餐。



我们跟着大叔往地里走去,此时的天空,美得过于虚幻,像童话里的黎明,却带着月亮轻轻的一句“晚安”。



兴许是野性在呼唤,我们一起挖红薯。F和Y都觉得自己很适合这里的环境,抢着锄头表现一番。




这个大红薯,便是伟大的劳动成果。原是想晚上点一堆篝火烤红薯,也好燃烧这个冷清的夜晚,最后却成了我们第二天的早餐。



天渐渐暗下来,狗偶尔叫几声,打破城市喧嚣之外难得的宁静和安详。



回到住处,我和Y一起撕红薯杆,做着小时候常做的事,我们俩却成了F眼中的贤妻良母。



准备好第二天早餐的食材,也只不过八点半。我们洗洗来到房间,贴心的大叔在每个枕头上铺上干净的毛巾,这小小的举动,又带给我丝丝震撼。


躺在床上,回忆今天来到这里,除了拍照,没用过手机。奇怪的是只有苹果手机完全没有信号,F和Y的手机偶尔还能用上。总感觉自己心不在焉,工作上是不是有事情需要处理?是不是有谁找不到我十分着急?一直不放心我一个人出去的妈妈,这时候是不是给我打了一个又一个电话?


当我失落的时候,我会想:如果手机关机消失七天,会不会根本没有人发现?这次,我在方岩背村“消失”了一天,内心空洞而无所适从。我不否认自己对手机的依赖,排除这个在外,我想,那是因为爱,爱工作所以不想耽误事情,爱家人所以害怕她们担心。方岩背村,让我找到了自己。这样消失的念头,以后,将不会再有。


我会想念,大叔门前的黄昏。



也会想念,方岩背村的静夜。



想念,“消失”的自己。



路过

鸡蛋
1

鲜花
1

握手

雷人

刚表态过的朋友 (2 人)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衢州新闻网  

GMT+8, 2017-11-24 08:11

Powered by Discuz! X3.1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