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山翁2630808864的个人空间 http://blog.qz828.com/?357490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莲台夜谈·966·汪张黻笔下的《县城隍吕应徵》

已有 819 次阅读2017-6-18 08:54 |个人分类:神话故事|系统分类:杂谈乱弹| 指南针, 管理者, 衢州, 读者, 吉县

莲台夜谈·966·汪张黻笔下的《县城隍吕应徵

------衢州汪张氏文化研究之十七

在汪张黻先生笔下,衢邑县城隍吕应徵是位活生生的人物。这位汉朝的神话人物,却复活在民国年代。从公元前121年到民国十四年的公元1925年。通过时光隧道的2046年之后,以城市场管理者的身份,表达意见。山翁将《瀔水宝筏》上册,序七一文中的一节文字抄录于与读者诸君共识。

善书流传,衢邑虽避处偏隅,华典龙文,时有分赠。不谛汗牛充栋,而吾邑依仁壇鸾书。乃南屏佛祖,朔望临壇,殷殷告诫,洋洋数万除言,尽是海道之指南针。虽茫茫水路,向前直行,不变方针,即可同登道岸。是南屏佛言,集于书内者。见其大半。除则仙佛神圣所布鸾语,皆是至理名言。犹之衣帛布粟,不可一日而缺。依仁壇之鸾书,实超出寻常万万。故四载以来,功德巍巍,天人共应。予虽不才,抚有斯土。今因依仁壇之鸾书、刊印有期,流名千载,神佛增辉,予亦与有荣施焉,是为序。民国十四年岁次乙丑秋七月之吉县城隍仁佑伯敬撰。

下面这一节是以县城隍的身份,表达的是汪张黻先生的内心世界。

“本邑城隍使司吕降笔:“重重案牒甚匆忙,总为人民绩祸殃。牢狱时闻冤鬼哭,虔诚忏悔化冰光。”吾西县城隍吕是,吾本邑人,在家称“小康”。最喜,行善好施。每遇救贫济急,无不向前布施。所有一切桥梁、道路亦均踊跃输将。人有善事不能成功者,吾即不惜重资,相与相凑成。吾年八十余,偶因冒寒,一疾而终。并未吃过汤药,归阴之日,蒙府城隍保奏上帝,以吾一生为人慷慨,勇於行善,救济贫民不少,又且一秉至公,当时即勒吾为本处代理都土地,受职五年。以吾保卫闾阎,辩公正直,又勒吾代理本邑城隍八年。

上帝查吾为官清正,遂勒吾为实授本邑城隍。迨至咸丰末季,发逆扰乱。龙、兰及杭省各府、厅、州、县。咸被发逆蹂躏。而吾日夜调兵,驻扎东门。又调精兵五千,卫守城池,以故吾衢独未倾陷。

上帝守以吾卫民如子,保全境土。又敕吾兼摄府城隍之事,封吾为上将之职。迨兵燹后,吾衢人心,渐渐失於道义。风俗浇漓,造孽日甚,故有庚子之劫。噫,吾痛矣,吾悲矣,然亦气运使然。吾虽欲挽回恶俗,无奈人心渐散,吾无可挽,今也三期。末劫又临,吾日夜担忧,欲思解救。百计图维,束手无策。近年喜有项君好善,劝人不倦。然为善者有之,不善者仍乏不少。天灾流行,将欲及斯境。幸得项君及诸善士,立志行善,发起大忏,劝人民敬神悔祸。今忏事已及一半,将欲行普渡。而普度一事,全赖银镪及往生咒、白衣咒、多心经等。多多益善,能至银镪百万,经咒数十万,则可以解此孽海。俾众冤魂得以超生,而仞可以稍释。因此,於忙裹(里)抽闲,特来指示。否则虽有此大忏,难于消化也。何也,忏者,悔也,封上悔过之谓也。而下之冤孽不解,仍不能消散。盍仞之来,虽由天降,实则人所造也。人心之,好夺好争,夺与争酿成冤孽。有且杀生者众,放生者无,以致(至)冤冤相报。世人不知此理,吾特指明之。今者仰望项君,及诸首事。速办银镪,愈多愈善,勉哉。吾无暇留,即欲回庙,迎接诸神差也。”

山翁再次将衢州府西安(衢)县的县城隍吕应徵,简单扼要的介绍一下。吕应徵生于西汉武帝元狩二年(前121年)庚申三月初十辰时。西汉宣帝·五凤三年(前54年)四月敕封县城隍。南宋·理宗绍定元年(1228)十一月敕封“仁、祐、伯、兴”。这是古书籍中的记载。诸君可知,西汉宣帝·五凤三年是公元前54年。时新安县尚未从太末县中分设,因此可以说是先有城隍而无县城。难道说,应该是太末县西边的一个集镇的城隍吗?

民间有一句谚语俗传,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指的是人间沧桑,变换轮回。前几年杭州在吴山城隍山复建了一座气势宏伟的城隍阁,现在成为杭州登高远眺西湖、钱塘江的新景点。逢年过节,杭州城隍阁是人山人海,热闹非凡。前几年新桥街建城隍庙,金秋完工时举行了一次类似庙会形式的交流会。重温农耕时代的金秋庙会,也是一件趣事。

新桥街原本有一座县城隍庙,座北朝南,前门在初芳巷,建筑群排列自南始依次为照壁、前街庭(广场供灯会舞龙)、八字门楼、正殿三楹、后殿三楹、寝宫三楹。出寝宫后门为新桥街,西侧为城隍巷,南北贯通新桥街至初芳巷。县城隍庙柱粗梁肥,飞檐翘角,雕梁画栋,是一组记录着衢州古城历史的文化建筑。

衢州府西安县,县城隍吕应徵,生于西汉武帝元狩二年(前121年)庚申三月初十辰时。宣帝五凤三年(前54年)四月敕封城隍。南宋·理宗绍定元年(1228)十一月敕封“仁、祐、伯、兴”。县城隍在唐代衢州建州城时被移到府山龟峰府城隍庙内供奉。一直到明朝穆宗时,在隆庆五年(1572)西安县令梁问孟,以县不立庙终系缺典为由,在新桥街重建县城隍庙。将县城隍从府城隍庙中迎回县庙供奉。当然县城隍庙每年清明节,府城隍庙会时,均要会同衢州旧城关地界的诸神:如周宣灵王、元坛财神等神去府山城隍庙参拜上司府城隍,以示敬意。

华夏古文明,尊城隍为有土之神也,作为一方地界的保护神,明则为人,幽则为神。故凡郡邑必立城隍,以佑地界太平。城隍的造型慈眉善目、和蔼可亲、豁达聪颖,使人肃然起敬。衢州老佛倪亲切地称其为城隍大老爷,为衢州历代先人所敬奉。加上种种传说城隍剪恶除凶,收治衢州三怪,护城佑民,更受平民老百姓的拥戴。城隍庙作为一处祭祀神灵,赐求平安的场所,平时也是一处闹市。男女老少熙熙攘攘,摩肩接踵。民间生产、生活中的建房、迁居、贺生、求子、祝寿、婚嫁、开业、远行等谁不来城隍庙求个吉利?逢年过节城隍庙就越发热闹了,特别是正月灯节、清明节、三月初十县城隍生日、七月初七城隍夫人生日,更是人声鼎沸,热闹非凡,成为古邑衢州城关的重要话题和活动热点。拜神的、求福的、赐寿的、做大把戏的、测字算命的、做小生意的、六门四乡的邑绅、老太少妇蜂涌而至,白天放炮杖,夜晚放焰火,搭台做戏。城隍庙成为邑人精神寄托,求财赐福,游览祭拜的场所。

五十年代初,华夏大地破除迷信,城隍大老爷自己也感到管了二千年的人间烟火,也应回到仙山神谷去享享清福了,于是在人间的纸船明烛照天烧的口号声中,回到了他该去的幽境中去了。这一去就是五十多年,除汪张黻先生在《瀔水宝筏》提到这位地方神之外,衢州的老佛倪已经淡忘了。直到省城杭州传来修城隍阁的长篇报导,衢州老佛倪才想到衢州城隍大老爷。

也许衢州城隍与新桥街有缘,新建的城隍庙位于新桥街东口,与老城隍庙仅几步之遥,同处府山北麓,座北朝南四柱三门重檐城隍庙牌坊,替代了原城隍庙照壁,成为新城隍庙的寻引标志,蕴涵着衢州古典文化气息,步入其间,古色古香的青石板路,能将你引导到重塑的“城隍大老爷”面前,须弥座上,端坐着慈祥的城隍。来到新建的衢州市城隍庙,使你不得不想到上海、宁波的城隍庙。围绕着城隍,是充满现代气息和商业气息的城隍庙商城。城隍大老爷本来喜欢热闹,现在与孔老夫成了邻居。寄住在市博物馆的各朝人物,已迁入新居,府山公园也整修一新,真是集喜庆于新桥街于一体。历经千年沧桑的新桥古街,现在已将衢州古城的文化气息、商阜特色荟萃于一体,成为一处旅游、娱乐、休闲、消遣、购物的综合性场所。原来沿街叫卖的商品、小吃、特产,现在也可像上海豫园城隍庙商场一样,成为一家家具有衢州特色品种的商家了。近几年来城隍庙拆拆建建,总算是快可以开放了。这次再开放估计城隍老佛是不会重塑了,和府山龟峰府城隍庙一样,现在是立了一块巨石雕刻的碑,上书“衢州府城隍遗址”,也见不到府城隍大老爷的塑像了。衢州城东门街上,最早也曾经有一座“杨公祠”里面供奉的是唐代废县“盈川县”城隍李炯的祠庙。至今衢州古城里一城三城隍的趣闻轶事已经成为古典了。幸好有汪张黻先生,在《瀔水宝筏》用神话人物,为后代保留了一些城隍神话故事,供衢州老佛倪茶余饭后谈谈噜


路过

鸡蛋

鲜花

握手

雷人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衢州新闻网  

GMT+8, 2017-8-21 16:06

Powered by Discuz! X3.1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