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九月兰花的个人空间 http://blog.qz828.com/?27288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且看轻黄缀雪枝

热度 1已有 478 次阅读2018-1-8 19:28 |系统分类:杂谈乱弹


偶遇腊梅,读鲁迅的散文诗《雪》:“深黄的磬口的蜡梅花”这一行字拽住我的视线:腊梅花,有我最喜欢的黄色,并开在洁白雪景中,这是怎样的一种美呀!腊梅,犹如一道黄色闪电,闪烁在我的心头。我想象着她的姿态,活泼可爱的,就如同站立田间的淑女。这深黄的腊梅花,我从没有亲见,我的村庄里绝没有这样的梅花,我猜想着她是否向迎春花一般?对于腊梅的一番情愫在心底潜滋暗长开来。

直到走进师大,第一次看见生机活泼的腊梅。朵朵蜡质的梅花,依偎在枝条上;满树的腊梅,开在洁白的雪景中。冬日的寒凉渐渐地被腊梅浓郁的香气驱散,心底好是甜蜜。这一树的腊梅花,就像一群活泼的小仙女,在枝头轻声细语,咯咯巧笑;清风掠过,她们摇曳肢体,不胜娇柔似的多姿。这每一朵小小的腊梅花,犹如一盏酒杯,盛着岁月的美酒;又如一个小花瓶,准备装下万物对她的赞美。腊梅的香气厚重甜腻,用鼻子深深嗅着,有着水果的清香,又有着美酒的醇香。是啊,这花朵是腊梅树历经四季酝酿而出的佳品,融春风夏阳秋月冬霜于中,怎能不让人陶醉呢?轻嗅花香,如同尝蜜。那次与腊梅的相遇,慰藉了我的多年来的一缕相思,在我的心上画下一道金黄而明亮的弧线。当时,我有无摘下过一朵腊梅花,犹如摘下一朵栀子花般欢欣,竟无从知道了。

师大的日子里,每个冬日都能有段陶醉于腊梅的香甜光阴,我对于腊梅的情意似乎不再浓烈,腊梅俨然是生命中的一位故交。她平凡而坚持,低调而冷艳,她唱响的生命欢歌,照亮寒冷的冬夜。

那年寒假,我去黄山探亲。雪霁日,探访黄山戴震公园。一踏进公园大门,满目尽是亮黄的腊梅。几十棵腊梅,高大的身躯,枝头花朵密布,金光灿灿,闪亮在莹白的风雪中。腊梅可以长这么高大挺拔,可以肆意开放这么多的花朵,犹如一个个金铛,摇响在冬日的寥廓间。腊梅的精彩,让我震撼,让我陶醉。腊梅的恣意奔放,不正与清代名人戴震很是吻合吗?我确信。这高大的腊梅是冬季里的一抹温暖,镌刻在生命的长河里。

   校园里,有三株年轻的腊梅树。每年冬日里,我的心思便放在了腊梅树上。晨暮时间都兴冲冲地跑去看望,给它拍照;终于,在某个早晨看见花蕊吐香,就欣欣然将腊梅花开的消息发到朋友圈,引来朋友诸多关注。腊梅花瓣袖珍,但精致。我细数腊梅花瓣:最低层是花托,接着三层是花瓣,最里面是花蕊。整个都是黄色的,没有一点杂色;三层花瓣重重叠叠,中间层花瓣最大;花蕊有七枝,六枝成发散形,一枝向上翘起;花蕊黄色很深,带着花粉,那果味那酒香就是从这里散出来的。

现在呀,腊梅花已渐次开放,单等一场飞雪的拜访。有雪相伴,这腊梅花或许更加滋润些,更加美艳些。渴盼着快乐的雪花来助兴,来庆祝,来舞蹈……


路过

鸡蛋
1

鲜花

握手

雷人

刚表态过的朋友 (1 人)

全部作者的其他最新日志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衢州新闻网  

GMT+8, 2018-1-22 16:08

Powered by Discuz! X3.1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