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九月兰花的个人空间 http://blog.qz828.com/?27288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独轮车

已有 657 次阅读2017-11-13 23:25 |系统分类:情感社会


父亲的独轮车,吱嘎,吱嘎,滚过田野村庄的角角落落,碾过城镇街巷的青石板路,欢快地滚动在我们渐渐长大的岁月里。

父亲的独轮车滚过我们的少年时代。空闲的时候,独轮车是我们的好玩具。用小手将黑色橡胶车轮转动,看车轮欢快地飞转,我们的眼睛跟着旋转,笑声也转动起来,足以度过一段段轻快有趣的时光。

父亲的独轮车是跟随他几十年的老伙计。独轮车是父亲劳作的工具,是他的得力帮手。独轮车滚动在深山老林的羊场小道上,新砍下的一捆捆柴禾散发着树木特有的芳香,又在去往城市的石子路上跳动,卖掉柴禾换回的日用品是一家人的温饱。独轮车滚动在田野山地上,金灿灿的稻谷,饱满满的红薯,红澄澄的柑橘,黑黝黝的油菜籽……都是父亲独轮车上唱歌跳舞的主角。父亲用阳光般的微笑喜滋滋地看护它们,用厚实的肩膀,健壮的胳膊,结实的腿肚子,硕大的脚板,嗨呀呀,推举起田野的丰收,步履坚实地走在希望的田野上。颗粒归仓,富裕家园,生活美好。

父亲也曾推着独轮车,在修建水库的工地上奔跑。为了家园田地得以灌溉,父亲和乡亲们一起推着独轮车奔赴水库工地。一干就是两年。水库修成了,独轮车旧了,换上新轮胎,再接着继续转动。父亲与独轮车一样热情似火,争分夺秒干活。水库建成时,父亲的身上戴上大红花,独轮车上也戴着大红花,那是父亲最有成就感的时刻。

独轮车上,有着温暖的父爱。记得小时进城看外婆,父亲就推着独轮车去。我们三个孩子坐在安放在车架的小竹椅上,叽叽喳喳像小鸟。太阳暖洋洋照在身上,风儿柔柔地抚摸乌桕叶片,父亲推着独轮车,母亲跟在车后面,田野青葱茂盛。那景那情,每当想起,心底顿时柔软起来,心头有蜜蜂在颤动。

少时假日,我经常跟从父亲进城,给父亲看护独轮车。早晨,父亲推着一独轮车的物品进城,我跟在他的后面,可以畅快地到城里玩,心里充满喜悦。在城里,父亲将独轮车上的货物卸下,挑到指定的地方去。我负责在原地守护独轮车。经常地,独轮车放在树荫下,我坐在独轮车车架上,轻哼着歌,漫无目的地浏览着城市的每一寸阳光,每一树绿荫,每一声蝉鸣,或回味着生意人的每一个吆喝,探看着人们的来来往往;嗅着城市特有的肉包子、油条的特有味道,还有各种水果的味道……在一个农村女孩那双陌生而纯朴的眼睛里,闪着的满是新奇与幻想。与独轮车相守的时光里,我很是享受,城市的热闹,足以让我沉浸其中,一点儿也不感到乏味。

更让我惊喜的,父亲回来了,总要买东西给我吃,像烧饼油条啦,冬瓜条啦,伊拉克枣啦等。有一次,父亲居然在城里的邵永丰饭店里,给我买了一碗肉馄饨。那碗热气腾腾的馄饨端上来时,肉香葱香阵阵钻进我的鼻子里。我傻笑着,舍不得吃。父亲笑眯眯地催我,趁热吃吧。我一脸傻相,抱着大瓷碗,心无旁骛,吃得津津有味。在我吃完最后一口汤时,我抬头看见父亲亮晶晶的笑眼,父亲的脸上写满怜爱,写满愉悦。这是我此生吃过的最香最美的馄饨!

那次回家,坐着父亲的独轮车架上,与父亲一路问答回到家。我忍不住在大姐小弟面前张扬起那馄饨的味道,还加入许多夸张,结果是让大姐生气,让小弟大哭;他们也嚷着要跟父亲去城里看独轮车。幸好,父亲布袋里掏出的烧饼油条,慰劳了他们肚子里的蛔虫,否则,他们准会伤心透顶的。

父亲的独轮车为家里造新房子鞠躬尽瘁,劳苦功高。那一座房子的沙子、石块,都是用独轮车一车一车装运回家的。父亲大约用去了两年的时间备料。父亲穿坏几百双草鞋,独轮车换了两三个轮胎;父亲在新房子盖成后,生了一场大病,父亲和独轮车可谓呕心沥血。

父亲对于独轮车爱护有加,懂得怎样使用,最是科学。父亲还会给独轮车做一些养护。记得,在乡村教书的一个晚上,我发现自己的自行车胎瘪了,就向父亲求援。从未给自行车补过胎的大老粗父亲,却费了一点劲硬是给我的自行车补好了胎。因为他给自己的独轮车补过胎,所以同理可为之。我很是敬佩,看出了父亲对于独轮车的情感委实深厚。

少时,在我看《三国演义》连环画时候,知道诸葛亮发明了运粮草的“木牛流马”,感觉着其跟父亲的独轮车很相似,方便轻捷,便认定这独轮车与诸葛亮有关系。问父亲独轮车怎么来的,父亲说大家都说是诸葛亮造出来的。看连环画上画出来的木牛流马的样式,就相信父亲的独轮车是诸葛亮这样聪明的人发明的

少年时,我经常帮助父亲干农活,推独轮车的机会也不会少。在农忙时节,我穿着解放鞋,用独轮车推个两三百斤的稻谷、红薯等悠然走在乡间路上也是蛮轻松的。或许是耳濡目染的原因吧,乡村孩子推自行车无师自通。推独轮车不仅是男性特长,姑娘、媳妇也能上阵,女性推着独轮车,脸颊上汗珠滚落,也是美好的记忆。

父亲的独轮车任劳任怨,默默无闻,像勤劳的父亲,也如辛勤的乡民。独轮车吱吱呀呀的歌唱,今天听来,或许有些寂寞,但在我看来,我特别喜欢独轮车的简朴,喜欢它的沉默与韧性,敬佩它的执着与坚毅。它,简简单单,一个木制车架,一个橡胶独轮,外加一条车鞭,操作者一触摸,一推动,车轮便会滚动起来,让人有得心应手之好感。

现在,独轮车几乎退隐一角,或堂而皇之登上乡村文化展览馆的显要位置。每当看见静默停止的独轮车,我与独轮车的那些欢快的生活片段总会在脑海里一幕幕上演:坐父亲独轮车进城的阳光灿烂,在街巷里守护父亲独轮车的美好时光,父亲手推独轮车在田野上大步前行的身影,我们小孩子争抢推独轮车的前仰后倒……独轮车,这个古老而朴实的物件,依旧行走在我们的生活里。

耄耋父亲每天还在使用着它的老伙计——独轮车,他的独轮车一直为他服务呢。看,父亲用独轮车运回一满车柑橘枯枝,用独轮车载回刚挖起的四大筐红薯,用独轮车将三十几株芋头搬回家……父亲说,年岁大了,挑东西吃力,还是独轮车给力,一切都靠它来搬运。

父亲与他的独轮车,机缘深厚,但愿这对老伙计合作快乐!

 


路过

鸡蛋

鲜花

握手

雷人

全部作者的其他最新日志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衢州新闻网  

GMT+8, 2017-11-24 08:10

Powered by Discuz! X3.1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