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九月兰花的个人空间 http://blog.qz828.com/?27288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街头巷尾

已有 97 次阅读2017-8-1 12:12 |系统分类:情感社会

走进街头巷尾,便能目睹和感受最底层百姓们的心愿与梦想。
今天上午,烈日躲匿云层,我提着袋子,里面装着一条裙子,下楼,出小区东门,跨过礼贤门木桥,转入大南门,一路迤逦而来。进入一家布艺店。一妇女,是这家裁缝店的裁缝,笑着迎接我。我说明来意:给裙子做个衬裙。妇人立马应允,开始找出白沙布,开始在缝纫机上操作。这也没有什么,但很快地趣味之事来了。
“白菜要不?我姐种的。”一个女人的声音在门口响起。我抬头一看,是个年龄与裁缝相当的妇人。她已然站立我面前。“我都不敢吃白菜,怕有农药。”裁缝开口道。“没有关系的,我姐种的,我问过,没有撒农药。”妇人解释道。“要多少钱?”裁缝问。“算了,不要钱。”妇人马上回答。
这妇人将一把白菜拿到裁缝面前看看,果然嫩白菜叶片不是完好,有着一个个不规则的小洞洞。“好的,看见了,有洞,虫子咬过的。”裁缝肯定道。
我疑惑,被虫子咬过的嫩白菜就是安全的?假如看见白菜叶片上长虫子了,再去打农药,也是有的。那么,还有,农药打上去几天了呢?嫩白菜真的安全吗?我唯一的一次食物中毒就是吃了几口嫩白菜后发生的。那次经历记忆犹新。先是呕吐,然后全身无力,幸好及时打吊瓶,终于缓过神来。于我,几乎不到菜市场买白菜吃;到餐馆里,也是象征性地夹几根菜梗嚼嚼,只有父亲菜地上的白菜才放心多吃。
这个送白菜的妇人走后不久,另一个女子拎着两袋菜蔬撞了进来。这个女子一看是个标准的城里人,脸蛋清瘦,一身绸缎连衣裙,看上去蛮有品味的。女子开口说话了:买了玉米,买了西瓜,买了各种菜……喋喋不休。裁缝与女子显然是熟人,说话随便。“你的小狗被我骂了,生我气呢?”因为小狗突然叫唤起来,裁缝笑着解释。这条小狗叫不上什么品种,有些怪,与这位女性很相似:瘦小的脸蛋、身材等。“你啊,天天买韩国货,一点儿也不爱国。”裁缝说。“韩国东西质量好。”女性说。“我们要发财了,三个月之后。”裁缝说。“多少钱?”女性说。“等到正式上市,就是四百万。”裁缝说。……两个人你一言,我一语,完全不顾及我这个外人,说得有鼻子有眼的。貌似很亲热,但我看得出,这两个女人之间的谈话空洞无物,缺少真情,浮于表面的敷衍应对。
等这位女子推着装着菜蔬、小狗的推车离开后,裁缝告诉我一些关于女子的故事:她的一条有名号的狗丢失了,她差点儿发疯,都要活不下去了。现在这条狗没有名号。她的女儿在韩国。她的老公是个高中老师。
然后,这裁缝又开始向我讲述她要发财的秘密:张健,五行币什么的,投资五千元,年收入四百万什么的;五亿人加入什么的。我听得云里雾里,说“我好像从来没有听过这样的事。”她很诚恳地说:这是我们底层老百姓参与的。“等到国家承认我们这个机构,就有钱了。”她自信满满。“什么时间?”“快了,今年11月。”看着她满脸的喜悦,我有些迷茫:她的这个梦想会实现吗?看我不太相信,她热切地跟我说:你到网上好好看看,捐款五百万的人就是张健。这个项目很好的,五千块钱还有一块金币呢。
等裁缝将我的衬裙做好,交还与我,我顺便问了价钱,给她钱;然后我告别走进阳光中。虽然我在这个布艺店呆的时间不长,也就半个小时,但我却感觉到平头百姓的生活很接地气:有点菜送来送去,颇有乡村之风;养条小狗,很是宝贝(又是喂食,又是擦头油,梳毛什么的),与小狗亲昵交谈,带着小狗到处溜达,不是孤寂是什么;每天想着发财,哪怕是经营一家很是冷淡的店铺,还不忘发财梦想,幻想着一夜暴富,非虚构,是现实。
什么是生活,街头巷尾百姓家的生活就是最真实的生活:有些温情,有些期盼,能得到最好,得不到还可以继续着做梦。反正日子就是这样平平淡淡的,想发财,想过上好日子,一生的梦想呗。

路过

鸡蛋

鲜花

握手

雷人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衢州新闻网  

GMT+8, 2017-10-20 01:53

Powered by Discuz! X3.1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