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九月兰花的个人空间 http://blog.qz828.com/?27288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临风听暮蝉

热度 3已有 125 次阅读2017-6-26 20:08 |系统分类:情感社会

那日读着王维的“倚杖柴门外,临风听暮蝉”两句诗,心里咯噔一下:“暮蝉”?“父亲”?我竟不自觉地将这两者联系一起。

父亲耄耋之年,俨然一只暮蝉。但这只暮蝉并不知道自己年岁已大,他还有着许多梦想要去实现呢。

比如,夏天里去捡拾蝉蜕,换酒喝;比如,一年四季侍弄山脚下的一块菜园,给子女提供绿色蔬菜。

夏天,高蝉嘶鸣,于我,不免惧惮酷暑。而父亲却喜笑颜开:“可以有知了壳捡了,我的老酒和花生米有了!”父亲之意不在蝉蜕,在乎老酒与花生米也。

清晨,父亲早早出发,钻草丛,进树林,捡拾蝉蜕。傍晚,父亲再次出门,闻蝉声,觅蝉蜕,汗流浃背,走遍整个田野。一日下来,捡到三两半斤蝉蜕,便欣欣然志满意得。周末,我们回乡,父亲总带我去检阅他的劳动成果:两大袋的蝉蜕堆挤于房间。父亲眉开眼笑,描述道:“再捡几天,就可以挑到集市去卖,就可以拎回喷喷香的老酒和花生米啦。”生活中,父亲一直不苟言笑,但此刻,父亲如孩子般开心,笑脸如初阳。

今年的夏天,我不知道父亲还能不能再去捡拾蝉蜕。因为去年国庆节的一次住院开刀,父亲苍老许多。近来,父亲的耳朵忽然不灵敏了,与他交谈有些困难。虽见父亲脸上挂着笑意,叫我们不必操心,但做女儿的,看着父亲日渐衰老,心里怎能不生出几许难过?

父亲的菜园,还在,还算蓬勃。春天里,那一园的豌豆夹饱满壮硕,我采回许多,剥好的豌豆,冷藏于冰箱。夏来了,菜地上的蔬菜似乎没有了以往繁茂。也许是父亲精力不济,侍弄无力?父亲解释说,今年的雨水太多,蔬菜不好长。我宁可相信这话,却不想看到父亲行动迟缓,举不动锄头。父亲呀,尽管你已是一只暮蝉,但我还是希望暮蝉的嘶鸣高亢,还能在整个夏天长鸣不已,唱响生命的歌声。

“临风听暮蝉”,读着有些伤悲。但父亲呀,作为一只暮蝉,你还要歌唱,你的歌唱还要动听,因为你永远是那只勤勉乐观的暮蝉。


路过

鸡蛋
3

鲜花

握手

雷人

刚表态过的朋友 (3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1 个评论)

回复 彼岸生活 2017-7-23 04:41
拜读之后,眼前仿出现此境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衢州新闻网  

GMT+8, 2017-8-20 13:37

Powered by Discuz! X3.1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